<sup id="k6i80"></sup>
<optgroup id="k6i80"><option id="k6i80"></option></optgroup>
<acronym id="k6i80"></acronym>
<acronym id="k6i80"><xmp id="k6i80">
<tr id="k6i80"></tr>
<rt id="k6i80"></rt>
當前位置:首頁 長江資訊 文學天地 散文 正文

緣聚金沙

作者:朱信波 文章來源:長江水利網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24日

走一路旅程,處處風清月明,攬一抹紅霞把江水照映;書一種報告,百景千形,繪一幅剖面給金沙留名;采一縷陽光,落落春華秋實,踏一步青山編導流實錄;記一言小字,娓娓晨暮兼程,描一筆丘壑給十年人生。

——題記

那年夏天,武漢的天很熱,蟬在樹上好像都被熱得禁了聲,我站在高樓環伺的江城土地上,拖著僅有的一袋行李。是的,我就此告別了大學生活,我畢業了。幾天之后,正而有幸,疾馳的火車攜著兩邊的青山綠水將我帶到了花城,從此,近十年的青蔥歲月,與你結緣。

我看過波瀾壯闊的大海,欣賞過風平如鏡的西湖,而金沙江,你的美是深入骨髓的—靈動與恣肆并存,婉約與浩蕩同在。你沉靜溫柔,“余霞散稱綺,澄江靜如練”,江水碧綠透明,湛藍的天空在里面沉著,潔白的云朵在里面飄著,巍峨的群山在里面映著;你放蕩不羈,“天門中斷楚江開,碧水東流至此回”,你如同在峽谷里奔騰的駿馬,穿山破壁,氣勢洶洶。

羅盤針中描日月,一把鋼錘訪乾坤

那時的我只是一個窮人家的小孩,懷揣著千萬涌動的夢想,來到了三峽院,曾為了能夠實現自給自足而血脈賁張。但是,初入地質行業,光靠學生時代的理論知識是遠遠不夠的。江水轟鳴,我聽不懂它流淌的吟鳴;層巒入目,我看不透它心中的日月。碧波漣漪中,那一行行大自然饋贈的文字,一個小小地質員的我,以盤為鑒,以錘為筆,聚精感悟,會神聆聽。

難忘一同跟隨眾師兄去量產狀,上午還烈日驕陽,下午就狂風暴雨,我小心翼翼的把記錄本裹在懷里,回來描了又描記錄的數據,生怕數據被水沾濕不再清晰;難忘跟眾師兄一起去現場踏勘,那時的山樹木叢生,百草豐茂,那時的路就像魯迅先生筆下所寫“其實地上本沒有路”,我們所謂的路,就是用地質錘沿著陡坡一點一點鑿出來的,就這樣一步一步挪著,完成了我們所需要的數據采集;更難忘那次登頂,草高于頂,往前一步,即是懸崖,渾然不覺中突然發現,驚出一身冷汗,從此,做工作更用心,亦更覺生命可貴。

獨自在外,遠離家人。看重山入目,與同事相伴;聽江聲做歌,以羅盤為鑒,以鋼錘當筆。我最初的地質生涯,借此輕輕叩開了地質行業的大門。

江山多嬌方開建,圖把金沙點點描

不知道走了多少陡坡上的山路,也不知道收集了多少地質參數。那一疊疊已歸檔的資料收集了山的巍峨聳立,也收集了水的婀娜多姿,收集了汛期江面的波瀾壯闊,也收集了枯水期的安靜溫婉。我好像一個攝影師,以圖紙為鏡頭,一幅幅,一筆筆繪出金沙最真實的樣子。

到如今為止都保留著第一幅圖的底稿,每每回頭看看,不忘提醒自己努力前行,那是我和你共同成長的紀念;到如今為止仍保留著師父放棄午休時間手把手教我修改的第一篇小報告,雖然上面布滿紅色的標記,但那是我和你共同的征程;到如今為止,保留著第一次學習歸檔的手稿,那于我而言不單單是一個成果,是我們團隊集體繪出的你最初的樣子。

高峽平湖真國色,水利造福譽花城

有人會問,人生有幾個十年?我覺得,那不重要,重要的是,隨著歲月如白駒過隙一樣飄過,你是否覺得有所得。在這十年里,家庭中,我經歷了結婚生子,工作中,我從新兵成為了一個老兵。而你,金沙水電站,在我和眾同事的努力下,已經快要建成了。你像我工作的伙伴,又像我的孩子一樣,你的每一點變化我都感同身受。我想等到花城高峽平湖出現的那一刻,造福花城子孫后代,我應該會為自己出了一份力感到很開心。真正要離開的時候,應該也有太多不舍,感謝我們共同的成長。

感謝公司,相遇、相知,并決定相守;感謝眾前輩,諄諄教誨,代代傳承;感謝金沙江,因美相遇,因緣相惜;感謝金沙水電站,你已途徑了我最青春的十年。

責任編輯:王君立
這個用來記錄和顯示點擊數:
老湿影院48试_午夜影院7cdy_影库东方aⅴ在线